野生救援WildAid

文化学者马未都造访南非 亲身参与犀牛保护工作

在为期四天的访问中,马未都参与了反盗猎演习,协助动物学家彼得·罗杰斯(Peter Rogers)博士从一头成年雄性白犀牛的角中采集DNA样本,并在角内植入芯片,以便追踪和保护犀牛。马未都还参观了霍德斯普雷特濒危物种保护中心(HESC),了解该中心所收留的在盗猎中受伤的犀牛、以及因盗猎沦为孤儿的小犀牛的情况。马未都此行拍摄了大量视频资料,并在保护区内录制了一期《观复嘟嘟》,分享自己在保护区的见闻,呼吁公众停止消费犀牛角,一起保护犀牛。

马未都在HESC中心观摩反盗猎演习。图为马未都和护林员,以及两条搜寻犬。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这头犀牛的角内将被植入芯片。如果该犀牛遭到盗猎,根据芯片能追踪到犀牛角的来源。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科学家在提取犀牛角的DNA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马未都和罗杰博士一起为注入芯片的犀牛耳朵打上标记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犀牛作为国际濒危野生动物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实施保护。中国作为缔约国,于1993年下达了《国务院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通过法律明令禁止了犀牛角的一切贸易活动,并取消犀牛角的药用标准。1然而近年来,犀牛角作为一种有价值、可长期保存的物件,被收藏界所追捧。2013年,一份针对1800名北上广地区的中高收入人士的调查报告2显示,11%的受访者对犀牛角雕刻品显示出了投资兴趣。高涨的需求导致在非洲平均每天有3头犀牛被猎杀,犀牛种群数量逐年下降。谈到邀请马未都先生参与犀牛保护的初衷,野生救援中国首席代表史蒂夫(Steve Blake)说:“我们迫切希望通过马未都先生在文化和收藏界的巨大影响力,让有意购买或收藏犀牛角的人了解其背后血腥的真相和法律带来的严惩,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

野生救援公益大使马未都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马未都于2016年开始担任野生救援公益大使,他多次在自己参与的访谈节目中呼吁公众停止消费象牙、犀牛角等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谈到此次南非之旅,马未都说:“第一次深入野生动物保护区,我深感震撼。人类没有任何理由伤害这些美丽的动物。以残害生命为代价的收藏应当被唾弃,我们必须保护好每一头活着的犀牛。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拒绝购买犀牛角制品,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HESC救助的在盗猎中受伤和因盗猎沦为孤儿的犀牛
图片:天达犀牛生命线

世界上现存的野生犀牛80%在南非。但自从2008年开始,这里被盗猎的犀牛数量逐年增加。从2008年的83头飙升至2014年的1215头,达到历史最高点。虽然之后的两年,这个数字略微有所下降,但2016年依然有多达1054头犀牛被杀害。严重的盗猎给南非的犀牛种群带来沉重的打击,照此速度发展下去,犀牛将在10-15年内从南非灭绝。耶鲁大学高煜芳博士等人共同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2000年至2011年间,南非的犀牛盗猎数量的起伏与中国的犀牛角拍卖数量有正相关关系3。2011年,国家林业主管部门向拍卖企业下达了《有关野生保护动物物品拍卖问题的意见的紧急通知》,重申犀角等濒危野生动物制品属于国家禁止贸易,不得作为拍卖标的4。尽管从2012年起拍卖市场开始降温,但消费者对犀牛角古董和工艺品的投资及收藏热度依然存在,这也刺激了黑市的犀牛角雕刻和工艺品的非法交易。

南非天达犀牛生命线项目负责人坦娅·多斯·桑多斯(Tanya Dos Santos)女士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与野生救援和马未都先生合作共同传递强有力的信息,阻止人类因为无知而对犀牛生命造成的威胁。我们相信,现在正是决定犀牛未来的分水岭。”天达犀牛生命线项目成立于2012年,致力于通过教育提升当地社区的犀牛保护公众意识,同时减少消费市场对犀牛角的需求。

南非之行结束后,马未都、野生救援、天达犀牛生命线和观复博物馆将通过各自的自媒体、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广泛传播此次保护犀牛之旅中不同寻常的故事。而以此次旅程为主题的《观复嘟嘟》马未都脱口秀节目也将在9月22日世界犀牛日前后播出

关于野生救援

野生救援(WildAid)是1999年在美国注册的非营利非政府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的使命是终结非法濒危野生动物制品贸易和减缓气候变化。野生救援的工作是与国内外政商领袖、名人明星合作,宣传拒绝购买濒危野生动物制品,鼓励公众选择可持续的生活方式,从而达到保护野生动物和保护环境的目的。野生救援传递的信息简短有力:“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在中国内地,每周野生救援的公益宣传片和宣传活动可覆盖上亿公众。自2004年在中国开展工作以来,野生救援已经逐渐成长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公益组织之一。

媒体联系人

田原

Tammy@wildaid.org